西安在线,西安新闻网,西安信息网,西安信息港,西安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西安房产 >

福建武平一****被指因房产纠纷饿死9旬母亲

时间:2018-01-14 08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hedps.cn
钟兆洪居住的复式房子。 叶海兰生前居住的楼梯间。 叶海兰老人在今年7月份的照片。 侄女控诉四叔虐待奶奶 四叔辩称侄女为夺房产故意抹黑 真相扑朔迷离争斗两败俱伤 有邻居说他是个大孝子,老母亲平时洗澡都由他负责;也有人说,他将九旬老母关在一楼柴房中

钟兆洪居住的复式房子。

叶海兰生前居住的楼梯间。

叶海兰老人在今年7月份的照片。

  侄女控诉四叔虐待奶奶

  四叔辩称侄女为夺房产故意抹黑

  真相扑朔迷离争斗两败俱伤

  有邻居说他是个大孝子,老母亲平时洗澡都由他负责;也有人说,他将九旬老母关在一楼柴房中只为一套房产,并假冒母亲名义状告家人。这些截然矛盾的评价,竟然同时指向一个人——武平县中小企业服务中心****钟兆洪。

  连日来,网曝“不孝子饿死九旬老母”事件掀起一片沸沸扬扬,事件主角钟兆洪也被推上风口浪尖。12月6日,他对本报记者说,这些天他****很大压力,没睡一个好觉。而事件中另一位主角钟艺珍也找到本报记者,称自己有话要说——四叔钟兆洪是在说谎,在公众面前装好人,他根本不是“大孝子”。

  如今,双方各执一词,都称要为老人讨回公道,诉讼拉锯战仍在进行中。谁是****的赢家,仍是未知数,事件的真相也越发扑朔迷离。从目前来看,这场家庭争斗没有赢家,似乎注定两败俱伤。

  文/本报记者李华、 肖欢欢

  图/受访者提供

  在得知网曝自己“虐母”的当天,钟兆洪便实名发帖《对网帖〈福建武平县外经贸公务员 活活饿死九十岁老母亲〉的****真相》。钟艺珍的丈夫王平(应当事人要求化名)看着忍不住唏嘘,他表示,回帖中的一些不实细节不想回应,钟兆洪虐待老人才是重点。

  孙女钟艺珍

  奶奶为何“重度营养不良”

  “今年7月还精神矍铄的老人,为什么会在撤掉钟兆洪的诉状短短两个多月后,就成了活骷髅,****重度营养不良、器官衰竭而死?”钟艺珍说,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,也是控诉四叔钟兆洪虐待老人的关键。

  王平给记者展示了一份名为《武平录像证据》的****,其中显示今年7月5日,钟艺珍从深圳回到武平,准备应对钟兆洪对她未尽赡养老人之责的控诉。当时老太太叶海兰精神不错。

  然而,9月28日9时15分,钟艺珍应对第二次控诉时,却发现老人下半身裸露躺在一张凉席上不能动**,奄奄一息,大小便失禁。她感到非常震惊与心痛,拍下****作为证据,同时报**,并向妇联反映情况。

  ****中显示,10时17分**察赶到现场。“惨不忍睹,”**号为850012的**员说,“最好的办**是去**院起诉。讲句实在话,这也是虐待,最起码他(钟兆洪)没有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。”

  10时45分,妇联工作人员到达现场,一名领导(王平介绍说,此人是妇联副主席林晓平)表示,赶紧把老人送医院,同时电话联系钟兆洪,“我在你家门口,你再不回来,我就找你的领导。”

  10时55分,120急救车将老人送往医院实施抢救。值班的钟医生说:“老人骨瘦如柴,身体非常虚弱。各方面的功能都出现了衰竭的现象。”他强调,老人瘦是生病所致。

  随后,武平县医院下达病重通知单,诊断结果为“重度营养不良”。

  据王平说,钟兆洪自始至终没有来过医院。9月30日,在医生表示对老人病情无能为力后,家人决定让老人在家度过最后的时光,并由二儿子钟兆祥签名同意出院。随后,叶海兰于10月6日去世。“老人家的住所、生活、身体状况能证明他是个大孝子吗?一个仅几平方米大的杂物间,无水无厕所无采光无通风,是人住的地方吗?”钟艺珍说。

  儿子钟兆洪

  “老人一直都这么瘦”

  对于是否觉察老人近2个月明显消瘦、为何不及时送医院的询问,钟兆洪解释,“老人一直都这么瘦,她没病,我送什么医院!”他也曾对媒体表示,老人患有痴呆症,送医院也没用。之后两个月母亲不能进食时,他请了一名做医生的亲戚来看过,说是快不行了,就没想要送医院。

  钟兆洪在武平县平川镇有一栋6层小楼。钟升庆承租了一楼的店铺开家庭饭馆,夫妻二人曾于7~9月期间受钟兆洪所托,给老人送饭。钟升庆也说,“老人一直这样瘦”。

  他透露,钟兆洪给了他2000元伙食费,用于给老人买菜,“伙食还可以”。他认为钟兆洪是孝顺儿子,端屎、端尿,给老母亲洗澡。 

  钟兆祥表示,他常年不在家,没有跟母亲、钟兆洪一起生活,不知道钟兆洪对母亲如何。

  事发后,钟兆洪所在单位武平经贸局纪委书记罗时信等介入调查。他告诉记者,经调查钟兆洪没有虐待母亲。“我们单位的人对他(钟兆洪)有些看不惯,他把钱看得太重了,但是对老母亲还不错”。

  9月29日,妇联曾召集双方当事人调解,争议在于征地拆迁中财产的分割,****调解没成功。林晓平说,后来老人半裸的****和照片在网上****,损害了逝者的尊严,“叶海兰二十天来已经屎尿失禁,只能进食流质食品,钟兆洪没及时送医院诊治,做得不到位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  谁在说谎?

  双方均“为老人讨回公道”

  就在叶海兰逝世,钟兆洪变更为原告起诉钟艺珍之后,钟艺珍也于今年11月30日向武平县****局刑事侦查大队报**,并于2011年12月1日到**院提交了《刑事自诉状》,均在等待立案回复。

  双方的诉求都是“为老人讨回公道”。不同的是,钟兆洪希望钟艺珍支付赡养老人的费用;而钟艺珍则希望钟兆洪认识到自己照顾老人不周,对老人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
  “房产纠纷**院怎么判我怎么认,我一定要为奶奶讨回公道。”钟艺珍强调。

  钟兆洪似乎也有一肚子话要说。“网友怎么骂我都无所谓,但看到母亲凄惨的照片在网上流传,特别伤心。她都过世了,还要受这份罪。”他说,母亲有权利继承房产。“我要还老人一个公道。”他甚至表示,如果侄女不停止对他的人身****,他或将起诉她****。

  如今,双方各执一词。究竟谁在说谎仍难判定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